牟培国:云中山雄鹰(下
http://www.zy-yj.com 2018-01-05 12:03   来源: 未知  
  

  玉皇峁,因山中曾有玉虚观而名,座落于大牛店镇孙家坪与楼板寨乡巷子沟交界处,海拔1930米,山有前后两峰,形同女子双乳,玉虚观于两峰之中,坐北朝南,依山面水。

  玉皇峁东临五台山,西接管涔山,北雁门,南忻口,莽原玉带般滹沱河,由北而南婉延流淌,途中串起大小上百个自然村落,点缀着晋北大地,山西高原。

  连长命令全连山顶休息,喝水吃干粮,并让各排各班表演节目,鼓舞士气,以壮军威:战士像战狼,不能像绵羊。于是唱歌、朗诵、武术、拳击、摔跤、掰腕、拔腰、推手等悉数登场。天地就是大舞台,平添战士真豪情。

  最热闹节目是摔跤和唱歌。刚从军校毕业之三排长,身材高大,儒雅帅气,生于中国摔跤之乡山西忻州(包括定襄和原平),会一百多式摔跤,一时唬得全连无人应招。连长岂让一个毕业生小瞧连队,连忙命令:“牟培国,上! 三跤定胜负,赢了励‘竹叶青’”。

  余生就高大英武,矫健悍勇,虎体狼腰,猿臂鹿腿,属于“天生神力”,近三百斤重大青石余能抱起,近百十斤重一担石锁余能连举数下,还能举着踢正步。人之力量大小,主要先天养成和后天运动,二者结合方为力士。加之余通拳术,善格斗,爆发力强,三五个人近身不得,摔跤、掰腕、擒拿、推手、格斗、刺杀,全连鲜有对手。

  先天有力基因,加之余年少家贫,从小为生计参加各种劳作,锻炼得孔武有力,动作迅猛,摔跤格斗,习以为常,因此理论上会“一百多式摔跤”之三排长刚一贴身便被摔倒。排长“承让”,连赢三跤。“刘连长,来一个!”在战友们阵阵欢呼声中,老连长即兴演唱余三十年前首次听到之草原歌曲《敖包相会》,美妙之音,悦耳动听,同时演唱少剑波二黄导板之现代京剧《朔风吹》:“望飞雪,满天舞,巍巍丛山披银装,好一派北国风光,啊——”

  忽然,云雾似海潮上涌,无声无迹,雾时涌上山坡,漫上山顶,缠在腰间,落在肩头,打湿领章帽徽,衬托战士军装翠绿一片,年轻面庞愈发朝气。云山雾海,腾云驾雾,云雾漫步,如同仙境。云雾越发浓厚,相互闻声不见人,但闻人语声。此时此刻,余突发奇想:古今战争利用云雾胜算颇多,战果非常。

  大哉云雾,浩浩漫漫,无际无涯,无声无息,山在云中,云在山尖,上浮,下临五湖,藏龙卧虎,遮天蔽日,吞天吐地,一片洪荒,云迷,雾羞。

  原平于西汉元鼎三年(公元114)置县,东汉为云中县,距今两千余年。千年古县,名副其实。汉之原平即云中县,是否因云中山而名,不得而知。据《绪崞县志》载:前高山,在县治(今崞阳)西南五十里,俗称玉皇峁,元代称玉皇脑。元太祖四年(公元209),此山建有玉虚观。

  金元时期,全线)之,赐号清和演道玄德真人尹志平,仙风道骨,玉树临风,于元太七年(公元1235)春由燕山,经大同,途应县,抵崞阳,上玉皇峁为玉虚观开光诗云:“地角天涯在目前,前高堪作画图传。在人来问予名字,无数松间一散仙。”——好个散仙,好个去处。神仙之境,令人留恋。

  全真教在国师丘处机时代发扬光大,遍布全国:“月下风前,天长地久,得大自在,直上孤峰尖险处。”从此北岳恒山成为天下道流全真教圣地;全真教祖庭就在余之家乡山东文登昆嵛山,在山西原平同样道观林立,信众遍地。

  金元诗人元好问回老家忻州省亲,游玉皇峁玉虚观时诗云:“初无物外缘,却有洞中天。如何长伴玉,买尽青山不用钱。”诗中“洞”即指白云洞。

  不俗即仙骨,多情乃佛心。玉皇峁玉虚观距今800年矣,曾经金碧辉煌,瑞气缭绕,惜之“”,,残垣断壁,废墟一片,令人叹息:白云真人昔何在,今余洞口空对人。

  云中山上雄鹰飞,玉皇峁前军旗挥。老连长战友:军人就像云中山雄鹰一样,振翅高飞,不坠青云之志;雄风万里,不负青春年少。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 ……

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新兵入伍,老兵退伍,部队铁律,亘古不变。那首《驼铃》歌成为老兵退伍战友分别之主题曲:“送战友,踏征程,默默无语两眼泪,耳边响起驼铃声……”人生是历史一瞬,当兵是人生一程。“我是一个兵”,激励余一生。时移世易,倏忽半生,似水流年,不忘兵心。晨钟暮鼓,,少年白头,催人奋起。

  难忘余作为普通一兵,曾经斗胆向当时军委邓公,就中、美、苏世界未来三国鼎立呈“三国演义”之势,问题及军备防务提出合理化。虽论说肤浅,然勇气可嘉,虽简单率真,然一片,军人本份,战士,其胆勇不亚于古之“公车”。

  难忘连队吃那又黑又硬之山西“钢丝面”(原自内蒙,本应白面,搀杂高梁玉米地瓜面等粗粮,是限于当初生活条件),全连百人齐喝面条,那场面“气壮山问”,那声音“气吞万里”;

  难忘那听着流口水,喝着酸倒牙之山西老陈醋,更是难忘山西汾酒竹叶青,就以云中山之水代酒,让往事随风,为往事干杯。

  日月经天,江河行地。天下大事,一文一武:文安天下,武定。昔英雄军人素有大志,空怀抱负,不得施展,壮志难酬,部队一别,犹龙隐迹,难露一鳞半角,各奔东西,似虎,潜伏钢牙利爪。英雄扼腕,豪杰喟叹。

  长生天,地,亘古不变。一日之后,已成过往。峥嵘岁月,苦乐年华。人赶追人,倏忽已半生,晚霞空迷离,流水自无声。

  时光留不住,总是空流去。人之一生,内在面对生命,外在面对复杂世界。舍得身外之物,放下悲欢。得大自在,任凭似水流光。

  一生战友一生情,岁月容易抛青春。军人唯望华夏安宁,和风惠畅,江天永固,泰然。一副对联,豪气冲天:子弹、炮弹、、导弹、、弹弹威震敌人胆,啤酒、白酒、红酒、黄酒、葡萄酒,酒酒陶醉战友心。余赋《忆边哨》诗云: